理財資訊

就學貸款難還 不是緩繳就行

文章出處: 聯合新聞網

最近教育部推出「只繳息不還本」與「放寬緩繳門檻」的方式,期能減輕就學貸款學生的負擔,只是借款終究要償還。還不起的主因,在於現在家庭因低薪而無法負擔學雜費,未來學生面臨低薪又再度還不起就學貸款。這問題是放寬還款期限便能解決的嗎?

一九九四年民間團體發起教改運動起,廣設大學就如火如荼、毫無規畫地展開,卻絲毫沒有改善大學生的社經地位不平等問題。來自較劣勢階級家庭的子女,在教育擴張後擁有較高的機會進入私立大學,各階級背景的學生進入公立大專校院的比率幾乎維持不變。筆者根據教育部統計處資料計算,低收入生就讀公私校比率為十七%與八十三%,中低收入生為廿五%與七十五%。

再者,教育部統計處公布,二○一四年低收入生的大學錄取率為一點五%,公立大學錄取率為一點二%,頂尖大學錄取率為零點九%,台灣大學的錄取率為零點五%(僅有十六人)。由此可知,進入公校比率低,頂尖大學更低。當家庭無法負擔私校學費,以一學期私校學雜費五萬元申貸,四年畢業後負債達四十萬元。即使可只繳息,抑或再寬限還款時間,這四十萬終究是經濟弱勢學生身上背負的債務

美國研究學生貸款的學者Johnstone指出,就學貸款對政府而言,所需付出的代價很高,包括:擔保違約風險的成本、補助學貸利率與市場利率差距的成本、行政成本,以及豁免債務成本。教育部次長受訪時表示,目前就學貸款餘額一七九五億元,逾放比為零點五六%,呆帳十點一億。既然如此,何不將貸款成本,轉為提供獎學金,直接補助經濟弱勢生就學所需?

據筆者博士論文研究結果發現,即使申請就學貸款,經濟弱勢學生就學費用缺口仍大,尚須高時數的打工方能補足就學所需。然而,過多的打工必然影響學生學習情況以及學力的累積,形成惡性循環。二○一○年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,給付額應力求與受益人基本需求相當,避免犧牲學生在校學習與生活,以致力開發潛能與追求自我實現。

繳不起貸款的背後,是經濟弱勢者匱乏的議題,匱乏的解決之道不在於將弱勢者推向一個未來更大的負債坑洞,而是政府基於維護社會公義該有的基本承諾,恪守憲法第一五九條「國民受教育之機會,一律平等」的基本原則,積極協助經濟弱勢生順利就學。

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Stiglitz在「不公平的代價」書中不斷強調,公共資金應該擴大對非營利高等教育體系的支持,同時提供獎學金,以確保窮人的受教機會,並且提供更多資源到教育以及更多保障給一般公民,這將提升整體經濟的效率。筆者以為,如此將能解決繳不起就貸背後的難題,創造雙贏的局面。

 

 

 

 

回列表頁